这是我的战争艾米莉日记内容一览

2020-04-14 0 10,056 百度已收录

这是我的战争艾米莉日记内容一览

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吧,我养成了把什么东西都记在本子上的习惯。作为一个律师,父亲又是博格伦最富的商人之一,我似乎一直过着非常完美的生活,没有什么好担忧的。正在我为祈祷我的生活出现一点令人兴奋的起伏时,战争开始了。真是讽刺啊,现在我正和一个叫安东的老头子藏在商场地下仓库里,我的身边有整盒整盒的笔,却连片饼干都找不着。这个安东是个小有名气的数学家,但我也没感觉他有什么出色的地方,算了,只要不害我就行。

这篇跟布鲁诺日记一起的哈。

17.3.1955

现在虽然说是一片和平,但是最近街头总有些穿黄色军装的武装人员出现。从一些企业家那可以听到传闻,由于不满于新定的法案,我们所在的这几个周联合起来准备推翻现有的政权。我可能得准备一下自己的后路要是真的打起来,得赶紧逃到外国去。

18.3.1955

今天出门没带伞,回家路上突然就开始下雨。还好家离得近,一路小跑回到别墅只用了五分钟,但还是淋了不少雨。现在有点流鼻涕,可能有点着凉了。

19.3.1955

本来以为没什么事,结果今天早上起来全身软塌塌的,头很晕,真的感冒了。我躺在二楼的床上往窗外看,正好看到一群黄色军装的武装人员运着几个木箱前进。我感觉局势越来越悬,这两天得赶紧联系一下国外的朋友了。

24.3.1955

写的信终于有了回复。安娜有个亲戚在国外,她们一家正准备动身前往那里。船两天后出发。我这两天收拾好行李,到时候就能跟着他们逃出这里了。我有足够的钱,工作能力也不错,到了外国就开一家律师事务所什么的,生活应该没问题。

26.3.1955

今天一大早到了安娜家。我们开车到了码头边,一个中年男人接待了我们。每人100美金的船费。大家上了小货轮,午夜12点开船,我准备睡一觉。我被分配到一个集装箱里,周围堆满了晒干的烟草。这么烂的地方哪里值那么多钱?要是真的逃出去了这个价钱还差不多。

25.3.1955

我在船上睡得很熟,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天。按道理我们应该在海上航行,可是一点摇晃的感觉都没有,我感觉有点不对,就把集装箱门拉开一条小缝,发现我们还停靠在岸边。与此同时我发现我的行李也都不见了。我遇到了骗子!

27.3.1955

我回到城里,发现整座城市已经被黄军装给占领了。局势非常恶劣,我只能从城市南侧的一片森林混进去。别墅钥匙虽然在身上,可是那里貌似被当做了大本营。我只能找个地下室住。我设法联络了一下安娜一家,但没有回应,我怀疑是她们骗了我。因为我醒来那时在船上没有看到他们。

28.3.1955

从地下室醒来,很不幸的这里没有食物。我开始考虑接下来我该怎么过。已经可以听见从地面上传来的稀稀落落的枪声了,白天最好就是窝在庇护所里面。晚上出去找食物。我随身有带钱,应该可以买的到东西。但是钱总会花完。所以得找个可以撑过战争的食物来源。谁能想到像我这种人也有落到躲在地下室思考自己的肚皮的时候呢?

29.3.1955

这个地下室还算不错,由于是商场仓库所以吃的不缺。我统计了一下这里剩余的物品。大概够吃一个月。但是如果有其他人来抢我要怎么办?我有点担心。

空了好几天没更新,我在这道个歉,顺便祝大家新年快乐

2.4.1955

花了大价钱搞到了一张博格伦的城市地图。我可以去找点没用的材料,做点有用的东西,比如床铺或者刀子。白天可以听到很密集的枪声,毫无疑问,战争开始了。晚上我就到外面去翻翻。

3.4.1955

昨天晚上出去没找到什么好东西。大街上无非就是一些碎玻璃和塌掉的墙壁。可能找人交易是更好的选择,商场还有点东西可以去交换,看看能不能换点种子什么的种下去。

5.4.1955

今天回到商场地下室,发现有个老头子在翻箱倒柜。仔细一看是那个上过报纸的数学家,名字好像是叫安东。我们没说话,他自己收拾了一块地方躺下就睡了。他估计也是在围城前没有逃出去不得已才来这种地方住吧

6.4.1955

一大早起来安东不在旁边,估计出去了。今天早上周围没有枪声,他可能乘机去哪里碰运气了吧。一想到我孤立无援就觉得难受。前两天都没有找到粮食种子,可能战时这种东西也没有多少收获吧。我去看看有没有弃屋逃跑的人家去拿点有用的东西。

6.4.1955

晚上吃完罐头有些尴尬,两个人四目相对不知道要干嘛。最后他先开口了,谈话无非就是扯一些工作之类的。但是讲着讲着他突然很兴奋,去楼上拿了瓶酒,才喝不到半瓶酒就醉了。他趁着酒兴大侃特侃他的数学理论,最后睡着的时候呼噜打得很响。虽然这个老头有点烦但是我觉得有他在我挺安全的。

8.4.1955

昨晚半夜听到很奇怪的声音,就起来看看,发现有个拾荒的女孩,刚想躺下去接着睡,突然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。我就顺着楼梯往上瞄,看到一个喝醉的大兵背对着我正在跟女孩讲着什么。光线很暗我看不清,但是那个大兵突然开始靠近女孩,不断挥着手说话也变得很大声,我听到他说p yo cherry什么的,吓了一跳,赶快到地下室去拿了跟棍子。我轻轻踩着楼梯往上走,看到那个士兵正抓着女孩的手往后扭。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和胆量,我冲过去一棍子敲在大兵的脑袋上。他戴着头盔没有倒下去,接着我的脸被他用枪托狠狠砸了一下,整个人飞出去。这一击痛得我睁不开眼睛,但是那个女孩不知道用了什么,大兵也不能动了。迷迷糊糊中她扶着我到了地下室。现在一想她当时好像说自己叫阿里卡什么的,我似乎记得我当时看到了一张很年轻的脸,其他的都记不得了。

8.4.1955

早上跟安东说了下昨晚的事情,他有点紧张,说下次遇到这种的最好别去逞强什么的。数学家都这么胆小?脸上的伤还是很痛,乌青了一大片。好像是要回报我,那个叫阿里卡的女孩中午拿着几罐肉来说要送给我。她说她住在一栋大房子里,那里很安全,邀请我过去一起住,我觉得人多一起住比较好就答应她了。

常见问题

相关文章

官方客服团队

为您解决烦忧 -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